[ 角聲網上電台 ]
[ 每週理財節目 ]
[ 理財分半鐘 ]
主頁 節目重溫 理財文章 其他文章 精明消費 資源推介 教牧理財 林修榮簡介
搜索
 
教牧同工理財通訊 (Newsletters)
其他教牧同工理財資訊
北美教牧被騙巨款(1)
北美教牧被騙巨款(2)
北美教牧被騙巨款(3)
華人教會在大選後面對經濟與政治的挑戰
教牧文章
 
電子郵箱﹕
money@cchc.org
novel
「書中短短的真人真事, 串成一幅愛的圖畫, 讓我看到人間依然有情有愛。」(一讀者)本書由中信出版, 不到一年已印第九版,可在 ccmbookroom.org 訂購

 

主頁 > 教牧理財 > 北美教牧被騙巨款(3)  

北美教牧被騙巨款(3)

 

真假友情

文/青庭

 

 

基督徒怎麼會騙我呢?本森太太真需要人幫助,不能辜負她啊!可憐的志強嚐盡了虛虛實實的--

 

志強來美四十多年,一生勤儉,從職場退休後成立了一家公司經營小生意。如今,兒女成家立業,經濟擔子輕省許多,自己年紀也大了,就不多接生意,和老伴恩恩愛愛,相廝相守著。

 

想不到,以志強這樣熟識世故、閱歷豐富的長者,居然被騙,平白損失了一生辛苦掙來的積蓄,不但心疼,更愧對家人。他的忿怒難以言喻,向筆者述說以下這場親身經歷。

 

樂伸援手

 

2006 年,我公司的傳真機收到一封從南非發出的信,署名本森太太。信上說,幾年前她的丈夫在辛巴威車禍中去世,留下三個孩子。因遭動亂,全家逃到了南非,成為難民,幸而有基督教會幫助,得以溫飽,而且成為了基督徒。她的亡夫臨終前曾匆促交代,有一筆財產留下,可能需要國外公司幫助領取。不知是否有人願意幫她?

 

這封信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和同情心。一方面是她的遭遇,聽起來很悽慘;另一方面是,我的父母、弟妹都是基督徒,雖然我還不是,然而向基督徒伸出援手,我是很樂意的。

 

照傳真上的電郵地址回信,我開始了與本森太太的交往。她似乎是一位高尚親切的女士,不時告訴她的近況,兒女的學習,教會的活動以及艱苦生活的細節等等,還寄了她及三個兒女的合照給我,是白人。

 

她自稱久為家庭主婦,歷練不足,所以託了教會一位可靠長者鍾斯博士,幫忙處理先生遺產的事。鍾斯博士是個大忙人,但行事謹慎穩重,禮貌週到。他提到本森太太需要具有外國公司未來合夥人的名義,才能合法取出丈夫的錢。只要公司的老闆,也就是我,出個證明就可以。合夥資金會先匯入我的公司帳戶,以後再還給她即可。她願意將財產的百分之二十送我作為酬勞。

 

本森太太和我往返通信頻繁,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慢慢我瞭解,她的丈夫原是辛巴威的高級官員,當年的車禍很可能是一宗謀殺。這解釋了為什麼她和子女需要逃到南非,為什麼遺產的數目有兩千萬美金之巨。她的遭遇讓我彷彿看見了六十多年前抗日時期母親帶著七歲的我和弟弟逃難時的悲慘。差別是她有盼望拿到一筆巨額遺產,只是困難重重。

 

我一生熱衷武術,很想在美國開個武術館發揚中國功夫,苦於沒有資金。如果能拿到這百分之二十,也就是四百萬的酬勞,我的夢想就可以實現了。

 

助人利己?

 

助人利己,何樂而不為!我答應了本森太太幫助她取回遺產,而且答應他們保密。一個複雜的過程於焉開始。起初,簽寫一封信,請求本森太太做我公司的商業夥伴。交了幾百元手續費以後,隨即收到南非商業部批准的公文,我們都很興奮。沒有文字遺囑欲取得遺產,鍾斯博士建議請一位律師幫忙,律師索費三千美金,我認為這蠻合常理,就將這筆款項匯給了本森太太,手續一步步進行得很順利。

 

她們接洽了本森先生存放遺產的非南銀行,銀行的業務人員,尤其是副行長,非常合作,甚至撥電話和我聯絡。從電郵中,感覺到本森太太的心情越來越開朗,對我的感激之情溢於言表。我曾和她害羞的小兒子在電話中談話,同時她告訴我,將來計畫帶著孩子們來美國做投資移民。

 

不久,他們要了我在美國銀行的帳號,以便電匯。看似遺產快要匯出之時,不料,鍾斯博士氣急敗壞地寄來一份南非安全部所發的公文,文中記載:911事件以後,為保證匯出國的錢不被用在恐怖行動上,必須預付十五萬美金的調查費和保證金,可分兩期支付……。我手頭只有五萬美金,表示有困難。無奈本森太太苦苦哀求我這位大恩人一定要好人做到底,救救她一家人。

 

我想到自己房子有淨值資產,可以借貸。和老伴商量,她不肯,怕被騙。自信十足的我,把來往的信件公文一一交給她看,官印、簽名都有;也將銀行的網站給她看。她無話可說,勉強答應;我則把這筆借貸看為助人利己的投資,按照指示電匯過去。

 

算算和本森太太、鍾斯博士、非南銀行副行長、業務員郵件來往了將近兩百封,心中有助人的滿足感,也夢想著武術館開張的那一天。等著,等著,鍾斯博士終於來信通知,錢已可匯出,進入我的帳戶了,然而,遺產是要抽遺產稅的,政府要先收到這筆稅才肯放行這筆錢,要我想辦法。

 

我一看,稅額竟達一百萬之多。百份之五的遺產稅並非不合理,只是對我來說,負擔太沉重。我陷入了兩難之間。不付這筆稅,前功盡棄,好不甘心,而且可憐的本森一家人,遺產凍結在銀行裡,未來怎麼辦?如果付這筆稅呢,我就必須舉債,萬一四百萬的酬勞拿不到,必定破產,連帶婚姻都會破裂。騎虎難下,內心掙扎,害得我寢食難安,恨不得撞牆了事。不知誰能幫助我理出頭緒?

 

水落石出

 

我想起了在西部的么妹。她是虔誠的基督徒,見多識廣,也較有時間替我看看這兩百封公文信件,在我做決定以前,客觀地辨真偽、作判斷。當么妹發現這個家庭住在非洲,而且有金錢涉入以後,馬上就懷疑是詐騙。她身為基督徒,竟然質疑我的基督徒朋友本森一家人與鍾斯博士,讓我覺得不可思議。我堅持她看完我手上所有信件後再下結論。

 

她說,美國政府反詐騙網站上警告企業界,有一種叫做「奈及利亞419」的詐騙手法,架構和我的遭遇相似。有些被騙的人甚至親自到非洲去查證,結果或被殺、或被綁架、關監牢,美國的家屬又再被勒索一大筆贖金。她勸告我千萬別去南非,而且小心保密身分資料、信用卡號碼等等。我上網閱讀她提供的網頁,覺得那些受騙的人的情形根本和我不一樣。我有銀行副行長合法的信用保證,滿富感激的上百封信,有本森一家人的相片。基督徒怎麼會騙我呢?本森太太真需要人幫助,不能辜負她啊!

 

么妹經過幾天思考、研究後,難過地告訴我,百分之九十九,這是個騙局。她分析,整個過程是集團經過一、二十年精練後的詐欺:並沒有本森太太這個人;相片可能是不相干的四個人合照;那些電郵可能是集團成員角色扮演下的作品,甚至有心理學家參與、指點。至於銀行網站,任何人都可以架設;他們告訴我的遺產所在的銀行,可能根本不存在;網頁所列電話的接聽人、副行長可能全是詐騙集團的成員;如今電腦印刷太容易了,我手上南非政府部門的公文,也可以假造。再者,他們接二連三地用些名目讓我預付了一次比一次多的錢,給我的,不過是一個空白的承諾。這和在媒體上常聽到的騙局是一致的,只不過多些花樣而已。

 

這才讓我從否認中慢慢清醒,相信自己真是被騙了。

 

痛定思痛

 

天哪!這世界居然有人奸詐到這種地步! 我怎麼會一步步踏入這個陷阱的?

以為交到了一家遠方朋友,他們基督徒的言談、行徑,贏得了我全心的信任和珍貴的友情。他們的遭遇博得了我感同身受的同情。

 

只是,若不是有四百萬元的回報,我會陷得那麼深嗎?巴望那筆錢可以用來置產,實現在美國開武術館的夢想,難道有錯嗎?我是為了發揚中國武術啊!不過,我承認,在行善的動機中混入了私心。他們利用了我夾雜在友情、憐憫、慷慨中的一絲貪心,使得我幾乎傾家蕩產。一點點小小的貪念,代價居然如此之大!

 

懸崖勒馬,我沒有付那最後的一筆遺產稅。美國政府官員告訴我,美國的法律,僅及美國領土,無法制裁境外的外國人,很遺憾,不能幫助我……。幸而我仍有退休金,房子又漲價增值,生活溫飽並不成問題。么妹安慰我說,付了一筆昂貴的學費,體認到罪惡的猙獰,人們行善的動機中,時時隱藏著惡念,後果可怕,需要主耶穌的拯救。如果這次慘痛的教訓,導致我將來能在永生裡與父母兄弟姊妹相聚,焉知非福?」

 

 

作主更忠心而有見識的管家

                   1992年南加州 投資風暴之回顧與省思

                   

採訪 / 廖美惠、楊韓甲華

 

 

 

風暴經過

 

19929月初, 擁有近百萬華裔人口的南加州,艷陽高照、 氣候炙熱,然而在許多人的心靈中,卻有如經歷了一場烏雲蔽天、冰冷悽涼的嚴冬。 在教會、在社區,充斥著傷痛、憤怒與疑惑。

 

禍因起於南加州某投資公司(以下稱T公司)經營不善引起風暴,眾多教會、機構、信徒和同工,以及社區人士,遭受波及,牽涉之總金額據說逾1000萬美元。這是當年南加州華人圈中的一顆超級炸彈。其中,所屬教會、機構、同工、信徒受害最眾的某教團,更是蒙受了鉅大的打擊。

        

         根據該教團當年公開發表之檢討報告,風暴之形成,過程大致如下:

 

l          T公司開始進軍華人市場,其財務結構脆弱不堪、其經營手法弊端重重,但卻以各種文件、圖表、資料加以包裝、美化;

l          公司在各團體佈下網絡,包括招聘基督徒成為幹部,並使他們對公司之前景深信不疑;

l          這些「信」徒開始以「行善事」之心態,在教會中展開集資;

l          集資者用教會同工或機構為「見證」、當招牌,在教會內大肆招徠客戶;

l          公司負責人暗中挪用資金、造成虧損;

l          公司負責人失蹤;

l          集資者為對經手之客戶交代,遂以更猛烈之集資行動,包括繼續以教會同工或機構為招牌,意圖力挽頹勢;

l          個人或團體出於無知或對集資者之信賴,在最後階段仍不斷投資;

l          公司周轉不靈,風暴一發不可收拾……。

 

致命錯誤

 

據查問,有不少參與投資之會友與同工,其出發點,乃是看到福音工場的需要何其廣大、自己的力量又何其有限,因而為了在自己固定的奉獻之外,獲得更多額外的資源,遂加入投資。

 

至於受波及的機構,其負責同工們亦無非欲將受託管之資金,做最有效的運用,為聖工多累積一些資源。怎麼知道,表面上看來如此穩妥可靠的T公司,會因經營不善而引起如此驚人的風暴?

 

過去兩年夏季於「神國資源為基督」協會開辦「基督徒理財與投資」課程,教導如何經營屬於主的財務的溫英幹博士回顧此事件,惋惜地表示,當年南加州教會及社區人士投資,犯了致命錯誤,將所有的「蛋」放在一個「籃子」裡,以致風險過度集中,一有不測,老本全部付諸東流。將「蛋」放在一個沒有公信力

 

保守作風

 

鑒於此類風暴,每隔幾年就發生一次,目前各教會或是福音機構的資金大都放在銀行,以定存方式賺取利息。這種銀行存款在美國有「聯邦儲蓄保險公司」(FDIC)的保險;在台灣有「中央再保險公司」;中國大陸為「中國再保險集團公司」;但其他投資管道則沒有保險。

 

溫教授表示,長期而言,銀行存款的利率是不足以超過通貨膨脹率,換言之,銀行存款不足以保值(本金),特別是最近十餘年來都處於低利率時代。

 

一般教會或是福音機構行事都非常保守,一方面是專業知識不足,不敢貿然投資在有風險的金融工具上;一方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放在定存,雖然獲利低,少有人抱怨,如果動用弟兄姊妹奉獻的錢投資在債券和股票上,賺取高收益,不但少有人稱讚,還會受批評;萬一賠本,事情就鬧大了。放在定存,是比馬太福音2525記載的那個將一千兩銀子埋在地下的僕人好一些,但是否符合主耶穌所稱讚「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的精神,從財務管理與投資的角度看來,溫教授建議需要再思考與商榷。

 

投資原則

 

溫教授認為值得考慮的作法是:如果有多餘暫時不用的「閒置」資金(通常是較有規模教會或福音機構的建堂、宣教、愛心等基金),可以將一部份放在利率比銀行高,風險低的投資,例如國庫券、聯邦或州政府發行的公債,或比銀行利率高的貨幣市場基金(money market funds)

 

證券投資屬乎專業,教會裡如果有財務管理人才,可以設置「投資管理委員會」,開始時,將10%至20%的資金進行投資。初期不要「格局」太大,慢慢累積經驗,原則以保本為主,額外利得(比銀行利息高些)為輔。至於投資在「績優」公司股票、公司債券,或績效良好的共同基金,風險比前者為高,則需由教會「投資管理委員會」根據資金持有年限的長短斟酌考慮進行,例如只占總投資的一小部分;此法通常只適用於長期投資如累積退休金,而不適合用於教會有使用期限的一般基金、建堂基金或宣道基金。注意要多元投資、分散風險,並事先請教會計師或稅務顧問有關非營利機構投資所得的稅務問題。

 

此外,牧師要避免直接參與教會與福音機構的投資理財事務。

 

溫博士進一步指出,我們是上帝錢財的管家,有如管理自己的錢財一樣,上帝所要的是「良善和忠心」,也就是將教會的錢財盡心盡意盡力地管理運用,包括保本與投資。美國法院歷年來的判例對受託管理他人(受益人或客戶)錢財的受託人(Trustee, Fiduciary)須遵守的受託義務(Fiduciary Duties)已經發展出三種原則:

 

一、「謹慎人原則」(Prudent Man Rule),即管理他人所託付的錢財要有如管理自己的錢財一樣謹慎;

 

二、「謹慎投資人原則」(Prudent Investor Rule),即當為受益人謹慎謀取最大總報酬;

 

三、「謹慎專家原則」(Prudent Expert Rule),即受託者可尋求專業人員的諮詢服務。

 

這三項法規是很合乎聖經所說「良善和忠心」的原則。

 

有所不為

 

然而,前面提及的加州金融風暴,尚有後續。風暴再可怕,總算已過去,除了檢視災情,更重要的, 乃是如何在風暴之後,徹底悔改、重新建造、再次出發。以下是該教團全體教牧同工於風暴爆發後的緊急會議中,在上帝面前所做反思的一部分,並發表在該教團對外公開出版之期刊上,一面謙卑認罪,另一方面提醒所有基督徒在財務上作主更忠心而有見識的管家。

 

在此次投資風暴中相當令人矚目的是,T公司中一位吸金力超強的集資專員,乃是某教會師母。雖說,她純粹是以私人身份在T公司任職,而且據說本身也是受騙者,但事發之後,因為「教會師母」的身份,仍引來極多對教會的非議與誤解。

 

有鑒於此,該教團同工們達成一些共識。他們認為,依該教團的體制, 「師母」在教會中應被視為義工,教會對她們的事奉,不宜有強制性的要求,對她們在外任職,亦不應強加限制。然而,師母若欲在外任職,應自我節制,盡量持守以下兩項原則:

 

1、不在自己牧養的教會會友公司上班。以免牧師的牧養工作遭遇尷尬與困難。

 

2、不從事需運用到教會人際網絡的行業,如直銷業、某些服務業,及仲介業等等,以免與同業之會友發生不公平之競爭,並避免事業失敗時教會被牽扯在內。

 

該教團教牧同工亦達成共識:誠如哥林多前書612提到,「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我都可行,但無論那一件,我總不受它的轄制。」身為牧師與師母,需要格外警醒,盡量避免與會友有任何商業上的金錢來往,如合夥投資、向會友借錢、介紹別人投資、替某會友擔保向另一會友借錢等等,以免一旦發生財務糾紛,影響牧者形象與見證。

 

愛的投資

 

回顧此次風暴,從我們所收集的資訊及訪談看來,此一捲入風暴的教團,不單單勇於承擔責任並公開自省,更是在愛心、信仰和實際行動上,盡力對受害者提供各方面的關懷,使他們得安慰與更新。對於當初因判斷失當致使教會或機構遭受損失的同工們,教團當局也信任其起初的動機與善意,並以各種可能的方式,來協助他們修補破口、挽救危機,幫助他們走過崎嶇幽谷。

 

         就如 三千五百年前,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百姓在曠野得罪上帝,遭受管教。然而,當他們全體在上帝面前謙卑悔改,上帝仍為他們保留慈愛,不讓雲柱火柱離開他們,繼續與他們同在、帶領他們前行。觀乎風暴發生十五年後的今天,該教團依然成長茁壯,上帝確實持守祂的應許。

 

         正如當年該教團一位同工所說的:「只要我們願做主更忠心而有見識的管家,縱然世上的投資會有失敗,但愛的投資卻永不落空!」